工匠百科
  1. 首页 > 艺术学院

流动的永恒 凝固的历史 ——中国雕塑艺术的传承性与时代性

作者:工匠百科 日期:2021-01-13 11:47:28 点击数:

流动的永恒 凝固的历史

——中国雕塑艺术的传承性与时代性

作者:罗承齐

梁思成先生说:“然而艺术之始,雕塑为先。盖在先民穴居野外处之时,必先凿石为器,以谋生存;其后即有居室,乃作绘事,故雕塑之事,实始于石器时代,艺术之最古者也。”可见,中国雕塑艺术有着悠久的历史,蔚为大观。它用自己独特的语言形式和艺术风格倾诉着自己的情愫,传承中华民族的艺术华萃,记录着经典的历史时刻,传承了不朽的时代精神。

一、流动的永恒——雕塑艺术的传承性

在世界雕塑与艺术史上,中国古代雕塑可说是整个东方雕塑艺术的代表,她以独有的艺术风格耀眼绽放于世界艺术之林中。在漫长的人类文化历史发展中,世界上数十种古老的人类文明相继被湮没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中,而中国雕塑艺术却经受住数千年的风雨洗礼,仍旧保持自身的艺术内涵,这和中国雕塑的传承性是不无关系的。传承性是指雕塑艺术在几千年的发展过程中在表现形式上、思想内容和风格手法等方面的演变脉络。正如我们今天所习惯的、所认同的中国古代佛像雕塑样式就是发展传承的必然结果。

在研究中国历代雕塑作品时,雕刻艺术手法是在历经几千年不断的演变中传承下来。塑造样式中的圆雕、浮雕和透雕这三种基本形式始终贯彻在雕塑造型样式之中。圆雕是指非压缩的,可以多方位、多角度欣赏的三维立体雕塑。其应用范围极广,也是老百姓最常见的一种雕塑形式;浮雕是与绘画结合的一种雕塑形式,用压缩体积的办法来处理对象,靠视觉透视等因素来表现三维空间;透雕把所谓的浮雕的底板去掉,从而产生一种变化多端的负空间,使雕塑空间产生一种相互转换的节奏感。以汉代的石雕卧马为例,作品就是采用立体圆雕的方法而作,石雕卧马饱满丰硕的躯体,似乎蕴藏着一股流动着的无穷无尽的力量,马首仰头向天,专注地倾听来自远方的呼唤;石马蹄部的节奏性细节处理表现了骏马从卧姿转入起身时一瞬间的动作,在创作构思上体现出由静到动转瞬即逝的情景,使这件石雕作品达到了静中有打动人心的艺术效果。石雕卧马巧妙采用圆雕手法,从不同的角度欣赏作品的同时,产生不同的感受而使观者为之一震、浮想联翩。

在当今雕塑艺术创作中,雕塑家也是在承古创新的基础上,利用圆雕、浮雕和透雕等手法来不断推陈出新、大胆尝试、探索新的艺术形式。如作品《继往开来》,借鉴佛教经典三世佛为题材,运用圆雕与浮雕结合的手法将形似石窟的造型方式移植到佛像造型创作之中;弥勒造型推陈出新,形体大胆创新,给观者以“大肚能容天下之难容之事”的生动感受。创作此雕塑的目的在于通过继承传统雕塑样式开创个性化的创新雕塑作品,通过此雕塑作品传达新时代社会和谐、和气生财的美好愿望。

中华民族是使用线条的大国,绘画、书法中都挥洒着线条的韵律。在仔细品读雕塑作品时会发现绘画中的“线条”元素始终存在于雕塑作品中。出土于西安半坡村的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器上就刻有各种纹样的花纹;河南安阳“殷墟”遗址中出土的,就有商代罕见的陶塑俑人,这些人俑的雕刻风格虽然比较原始,但人物神情饶有生趣,身上刻着当时青铜器上流行的雷云纹,以反映现实世界中的生活状态。“线条”处理手法与佛教艺术的结合是最为紧密的。在雕塑造型中线的作用一般分三种:一是表现轮廓;二是表现体积;三是表现空间造型中的神韵。佛教雕塑中的“线”为神韵而生,静穆、典雅、悠游、流畅、圆润,它顺着佛像的圆厚之体而流动延伸,增加佛像造型的韵律和美感。佛教乃至整个中国美学之“线”,要之在润:“气厚则苍,神和乃润”“不丰不腴,不刻不隽”,这是经历无数个时代沉淀的艺术精髓,惟有掌握其要诀方能释放出作品的灵魂。在作品《继往开来》中,佛祖释迦牟尼衣纹的线条清晰,与佛像身体光滑的表面形成疏密对比,流畅的衣纹线条产生出行云流水、气韵生动的艺术效果,透露出宁静、舒缓与从容的优美神韵。高度凝练、概括的线条是表现艺术情感的形式,像音乐,像大自然般:吼叫、狂怒、温文尔雅、偶尔也沉默,塑造着各种各样的情绪,为鉴赏者营造着不同的艺术氛围。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雕塑艺术,正是通过传承使其众多艺术特点延续至今,这种艺术特色散发着旺盛的生命力。对于艺术的传承人,研究这些特点,帮助提高艺术水平有着重要的作用;同时,通过不断学习先人的丰富经验,有助于提升自己的艺术修养,在新时代背景中赋予雕塑造型新的艺术表现形式。

二、凝固的历史——雕塑艺术的时代性

雕塑作为一种再现艺术,它具有美的独特性和表现性。时代性是指雕塑艺术记录历史的功能,不管何种风格样式、何种艺术手法、何种思想内容的雕塑作品,都不可避免地烙上时代的印记,可以说雕塑是“凝固的历史”或是“石头编年史”。罗丹提出:“他晓得一个伟大的时代必须有伟大的艺术品,将时代精神表现出来就遗传后世”。

雕塑是民族发展历史的述说,是民族精神和传统的凝聚,是每一个不同时期的精神面貌代表,体现了那个时代独有的造型风格。如商周时期的青铜雕塑作品青睐于一些夸张、奇特的纹饰,渲染了威严神秘的时代氛围,营造了这一时代端庄、华丽、气质伟岸的艺术特性,通过青铜雕塑作品把这个时代人们的审美观念和对自然环境的理解表现了出来。秦代雕塑的风格特点是浑厚雄健,气魄宏大,体现出这个时代人们在争取国家和平、统一所表现出来的积极向上、朝气蓬勃的精神风貌。秦汉时期割据纷争,整个社会处于动乱的现状,需要中华民族儿女以顽强的生命力、强烈的开拓精神、征服的欲望等来实现祖国的大统一。所以秦汉时期雕塑的风格形成不是偶然的,是这个时代背景的缩影。如兵马俑群就是这个时代战士们的写真。形状各异的兵马俑是那个时代真人真马的写真,具有很高的相似性,装束的铠甲、战袍的服饰、配备的战车、兵器等都是模拟那个时代的军队。各个兵种的实际阵容,成功地塑造了秦军将卒不同年龄和性格的人物形象。面对无言的兵马俑,人们可以通过视觉感受产生联想而领悟秦俑雕塑艺术风格的底蕴。这是雕塑艺术运用写实的手法塑造形象的成功典范。其艺术上的地位和意义,不但在中国,而且在世界艺术发展史上都占有光辉的一页。总之,精湛、壮观的秦兵马俑雕塑艺术,是时代精神的产物;是古代写实艺术的奇峰;是我国古代雕塑艺术趋于成熟的重要标志。在当今和谐、安定的社会背景中,雕塑艺术家们所表现的艺术形象和时代精神是美好和积极向上的。雕塑作品《高瞻远瞩》,以道教神将为创作题材,结合古代传统雕塑的创作手法,塑造华光大帝手持宝剑,文中蓄武,威风凛凛,寓意断除人间无明烦恼,左边千里眼,右边顺风耳,代表人生要博学多闻,寓意人们向往和谐美好的愿望,雕塑用粗放的手法顺着一种动态的气势而作,流畅自然,体现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作品《中国力量》选用牛和奥运吉祥物“福娃”为题材,牛代表劳动人民精神和力量的象征。奥运五位福娃,寓意未来的希望,祖国的春天,中国力量蓄势待发,在人物刻画中将童趣天真无邪的面貌表现得淋漓尽致,结合题意有感而发。

通过历史积淀的杰出作品所表现出的艺术形象和内涵绝不是轻率的,而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总结与概括,记录着中国五千年的文化艺术脉络和社会风貌,是华夏艺术中生命绽放的花朵,使我们更深入地领会到博大精深的中国艺术底蕴。为对我们学习研究中国古代雕塑艺术,运用具象、抽象或是写意的方法拓展雕塑创作思路,提供了丰富宝贵的文化资源。

三、总结

综上所述,中国古代雕塑具有双重的特性——传承性与时代性,正是这两者的结合才使中国古代雕塑在题材内容、形式风格等雕塑技法上都有着鲜明浓郁的民族特色、时代特色。因此,作为新时代的雕塑艺术家,应在尊重艺术传承性的基础上,将传统手法与现代手法巧妙结合,不断开拓创新,创作出优秀的艺术作品。

参考文献

1 丁柏峰. 从雕塑对象看中国古代雕塑观

2 高琦. 试比较秦汉雕塑风格的差异

3 张恒翔. 东方神韵——略论中国雕塑艺术

(3) 势在必得。谈论艺术创造中的“势”

在传统佛像雕塑中,天王的造型完美地展现了艺术创造中的“势”,一个雕像的“势”是给观赏者最直观的冲击力,其势没表达出来其作品就显得僵硬无力。比如在雕塑毛泽东时,势气没表达出来,五官衣纹做得再细都无法显示出一代伟人振奋人心的气魄。

中国传统的有机自然观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山和水都是有生命的,万物有灵。雕塑艺术是空间造型艺术,它要靠什么获得生命,又靠什么打动人?比如说一个人物在退到一定的距离之外,就看不清楚了,那么要靠什么来辨别?是不是五官?显然不是,这个时候就必须靠他的形体产生的“势”。同样的,任何一个雕塑都要有一个基本形来立势和定调。

一个人的头像,把它分为脖子、面、颅这三个形体,这些形体在肖像雕刻中是非常重要也非常微妙的,这三大块组合的微妙关系是决定这个头像的“势”,也就是它的整个的形态的重要因素。有人一开始就直接塑五官,但是却越塑越不想,所以在人的五官还不清楚,不清晰的时候,就能把这个人物的基本形的个性特征找到,这才是最根本的一种形体艺术。

从现实中例子来说,这几天我正在做一个头像雕塑,经过仔细观察,就发现这里有一个普遍问题,通常做雕塑就是根据照片、本人长的什么样子就做成什么样子,实际上绝不是这么简单。比如之前所说的,你熟悉的一个人,当他在较远的地方,还没看清楚具体形貌,但是你可以立刻认出他是谁,是什么东西可以让你认出他来。

这就牵涉到人的形态性,他有一种形态“势”和形态是直接相关的,这个人经常会有这样的一种动作,给人留下的定势的回忆和联想是和别人有区别的,看起来是很微小的差别,实际上是巨大的内在气质上的差异。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当我做一个人物的雕塑,在我还没有做鼻子、眼睛之前,我就要找到属于这个人的一个大的定势定位,要知道属于这个人的形态是什么,比如这个人的感觉像只仙鹤,或这个人像个大冬瓜,像个瓢,这些都是一种同构联想,但也可以是与定势相关联的。

定势的时候要找到一个形体最简化、最简约的几何形,具有个性特征的几何体。比如三角形,一个正三角形和一个斜三角形产生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正三角形和倒立的三角形又不一样,等边三角形和不等边三角形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但是你在一个雕像的立意当中,作者的脑海里会有一个符合作者感受的一种特征意义的几何形,这个几何形体的要求和一般性的几何体的要求要多个层面。

对雕塑来说内容是第一位的,量感和力感是不可缺少的,如果一件作品只有量感没有力感,那么这个雕塑做得再大也没有气势,我是看了中国古代墓室神兽雕刻如辟邪、天禄等得出这个感受的,这些雕塑都有气贯天地,力拔山河之势。

这种势是怎么形成的呢?它的形体只有一个非常有限的空间尺度,如果你只是把辟邪的头昂起来或者把脖子抬高,就像长颈鹿一样,那样是没有任何效果,还可能起到反作用。应该把辟邪的胸部位置降低,把签退缩短或者让前腿微曲便使后部有一个向前起的势,有一个贯穿整体的力量结构,如果按照自然的形体让前腿和后腿都站起来,身体是平行的,脖子拔的再长也只不过像长颈鹿一样罢了。

这个道理在中国传统艺术的很多地方都是相同的,比如书法中的一横,并不是写得越长就越有气势,有时候可能比划写得很短,但有“苗势”在里面,拐、回、顶形成一种内在的张力,这就是书法中的“笔短势长”。

总之,在中国的很多雕塑中都是以“势”来定塑像的效果,能够给人以最直观的感受,有种震撼人心的味道。

作为一个雕塑艺术工作者,必然要了解和研究佛教经典,这样在雕塑佛像时,能进一步继承原有佛像雕塑的传统,吸取其精华。用现代的雕塑语言与悟性,力求不离传统佛像雕塑,又有所创新。

文章摘自:由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成奇艺术》,作者:罗成齐   ISBN:978-7-5393-3242-0